安倍晋三二度拜相 日本债市为之色变?,,

安倍晋三二度拜相 日本债市为之色变?,,

2018-02-23 10:20 作者:小编

12月17日,周一。Meet the new boss。 Same as the old boss(见了新老板,跟旧的一个样)。英国老牌摇滚乐队The Who名曲Won"t Get Fooled Again里的这句歌词,令人一听难忘。日本大选结果尘埃落定,老毕第一时间想到的,正是New Boss, Old Boss。

中日关系

一如绝大部分人所料,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二度拜相。

然而,令人略感意外的是,自民党非但在众议院夺下过半数议席(480席中赢得294席),连同其政治盟友新公明党取得的31席,两党议席加起来多达325个,已超越众院三分之二席位。那等于说,在大选中惨败的民主党(丧失四分三议席)虽仍掌控参议院,惟自民党与新公明党在众院中享有“超级多数”,足以凌驾参院对任何议案的否决,大大有利安倍施政。

纵使平时不太留意日本政局的人,对安倍晋三也不应过于陌生。然而,很多人对此名字,恐怕只是“耳熟”,谈不上什么深刻印象。那自然是因为日本政府换届犹如家常便饭,莫说世人,即使日本人也没有足够时间认识由他们选出来的执政党和领导人。

在民主国家,政党轮流更替,甚至如走马灯般进进出出,见惯不怪。然而,像日本那样,过去六年六换首相,在民主世界中仍属罕见。安倍晋三上次拜相,乃2006年9月至07年9月的事,在位刚好一年。安倍之后,日本先后出现过五位首相,同样不多不少,人人在位约一年便下台;说安倍开日本“一年政府” 风气之先,绝不为过。

事隔五年,Old Boss 以New Boss 姿态卷土重来,安倍上台后扩军黩武对华用强、刺激经济无所不用其极,似乎已成为市场人士的共识。

可是,这些以党内强硬派和饱受经济低迷折腾的国民为对象的言辞政纲,在安倍正式登台后能否一一兑现,仍待时间证明。温故有助知新,从Old Boss上次在位时的“政绩”,或许可以一窥化身New Boss的安倍,是否可以为东瀛带来一番新气象。

安倍在以日本标准衡量称得上“长寿首相”的小泉纯一郎(2001至06年)卸任后首度拜相。小泉在位五年,多次参拜靖国神社,中日关系本已处于低潮;日本与美国在2005年初发表联合声明,鼓励海峡两岸问题通过协商对话和平解决,为中日关系火上添油。中国在抗议日本粗暴干预中国内政之余,于同年3月通过《反分裂国家法》,中日关系马上陷入谷底。安倍接任首相后,极力修补中日关系;2008年5月(其时安倍已下台),国家主席胡锦涛成为十年来首位官方访日的中国国家元首,安倍出任首相期间确曾出过不少力。中日关系改善,称得上安倍在位短短一年间较容易“量化”的建树。此时此刻,中国与日本围绕钓鱼岛剑拔弩张,摆出强硬姿态的,正是五六年前在改善中日关系上应记一功的安倍!2006年第一次上台时,安倍起初民望极高;自民党这次在选举中大获全胜,安倍打算如何利用上任首数月的蜜月期,为棘手的双边关系定调,值得密切留意。

自从在大选中落败的野田佳彦11月15日宣布解散众议院以来,安倍口口声声无限量宽,誓要把日本央行仅余的自主权去之而后快,并扬言把通胀目标由1%倍增至2%,借制造通胀预期摆脱通缩。其他如增加基建等公共开支、考虑取消2015年调高销售税计划,已是众所周知。从过去一个月日元汇率急挫、日股急升判断,市场已把自民党政府上台后一切可能推出的政策,预先作了消化,但日本国债的情况,值得投资者格外留神。

日债好淡之争

这次大选,有论者视之为日债多方与空方之间的对决。野田佳彦在位15个月, 日本国债总回报3.2%,乃小泉卸任首相后六位继任人中首屈一指的回报。这自然是拜野田提倡以增加销售税整顿财政、日本国债孳息跌至九年低位所赐。日债“好友”,野田当之无愧。

安倍尚未正式上场,日本国债二十年与十年期息差已扩阔至199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,近日徘徊于接近100个基点(1厘)水平,明显大于美国同年期国债约68个基点的息差,意味着安倍扬言推行的政策,已令债市投资者惴惴不安。

安倍晋三不受债市“好友”欢迎,早有前科。在他上次出任首相的十二个月,日债总回报只有1.2%,为1994年以来最差的表现。老毕担心的是,安倍卷土重来,持有大量政府债券的日资银行和保险公司,恐怕将为之色变。

日本公债对GDP比率一升再升(目前达237%),该国融资成本却始终似有还无。这个维持了二十年的局面,会否在安倍二度拜相后彻底改变,以致日本经济复苏未见踪影,金融危机已先一步降临?

安倍2007年辞职,对外宣称的理由是“肠胃炎恶化”,跟董建华以“脚痛”为理由卸下特首重担,异曲同工。看安倍此番踌躇满志的模样,肠胃炎大概已好得七七八八,但难保他一年后不会“脚痛”。